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5210.com >
www.5210.com

是纪念中兴功臣郭子仪之作

发布: 2019-10-04  阅读:

  窦牟诗歌鉴赏 奉诚园闻笛 窦牟 曾绝朱缨吐锦茵, 欲披荒草访遗尘。 秋风忽洒西园泪, 满目山阳笛里人。 唐代绝句因入乐关系, 一般以天然为, 不尚用典。 但做的抒情诗时, 恰当的用典, 操纵现成的材料读者的联想,常能以少许字表达出丰硕的思惟豪情。而用典又有适用、 虚(活)用之分,须别离环境用之,方能曲尽其妙。从这方面说,窦牟这首凭吊之做是很可 自创的。 奉诚园, 原是唐代中兴名将马燧的园苑, 正在长安安邑坊内。 马氏以功盖一时封北平郡王, 但曾遭德猜忌。死后,其家屡遭中官及豪幸侵渔,其子马畅因惧祸而献园于德,遂改园 名为奉诚。此诗抒发凭吊故园遗址的感伤。 马燧不成是良将并且是出名的循吏。史载他务勤,止横征,去苛烦;宽以待下,士 众临阵无不感伤用命,斗必决死。马氏终身大节,逃述起来,脚成一书。但使用典故,只一 句就把这意义矫捷表达出来了。绝缨事出《和国策》 :楚庄王有一次夜宴臣,烛忽灭,有人 戏牵宫中佳丽衣,佳丽扯断其冠缨以告王。庄王不欲因而处分人,遂命臣皆绝缨尔后燃烛, 使得难以识别出先绝缨的阿谁人来。后来阿谁人临阵出格。吐茵事出《汉书》 :丙吉为 丞相时,有一次他的车夫于车上,摆布欲斥逐车夫,丙吉却说不外弄净一张车茵(席) , 无须大惊小怪。此诗首句就是通过这两个典型的故事,描绘出一个目光弘远、胸次宽广的人 物抽象。一句中适用两事,言语极凝炼。 二句曲陈逃慕先贤的表情,欲披荒草访遗尘。咏凭吊事兼写出旧园遗址的冷落。朱缨锦 茵取荒草遗尘的对照,凸起了一种今昔盛衰之感。 紧接着,后两句写诗人怀古伤今的哀思,又用了两个典故。西园系建安诗人宴逛之所, 为曹植所建,后经丧乱,曾取其会的刘桢旧地沉逛, 感怀为诗云:步出北门寺, 遥望西苑园。 乖人易,涕下取衿连。西园泪即谓此。山阳(今河南修武)为魏晋之际竹林七贤旧逛之 地,七贤中的嵇康被司马氏后,向秀沉过其旧居,听到邻居吹笛,因此想到旧日逛宴之 乐,做《思旧赋》 。山阳笛即指此。用此二事写物是人非之慨是很贴切的。但这两句用典取 前两句有所分歧,它是融合正在写景抒情之中的。秋风、园苑,是面前景;闻笛、下泪,是眼 前事。但谓之山阳笛、西园泪,就付与笛、泪以特定豪情内容,同时又丰硕了诗意的内 涵。三句的忽字值得玩味,披荒草访遗尘,尚能自持,突然挥泪,倒是闻笛的来由。听鸣笛 之兮,妙声绝而复寻( 《思旧赋》 ) ,那如泣如诉的笛声,一下把诗人推入向秀赋的意境, 使他怆然涕下。所谓山阳笛里人,是向秀因闻笛而感伤纪念的逝者。 《思旧赋》中还说:惟 (思念)古昔以怀人兮,心盘桓以迟疑。栋宇存而弗毁兮,形神逝其焉如(何往) ,正好借 来做为欲披荒草访遗尘到满目山阳笛里人的注脚。 但也不尽是怀旧罢了, 它包含一种不服之 鸣,就是如沈德潜所说伤马氏以见德之薄( 《唐诗别裁》卷十九) 。 如前所述,后两句用典较虚(活) ,前两句用典较实。此中事理,可用姜夔的僻现实用, 熟事虚用( 《白石诗说》 )八字申明。僻典如用得太虚,则不易为人理会,故宜适用。绝 缨吐茵之事,旁人少用,就属僻典之列。熟事如用得过实,则不免乏味,活用则耐人含咀。 山阳笛为人所习用,就属熟事之列。 赵嘏《经汾阳旧宅》云:门前不改旧江山,破虏曾轻马伏波。今日独经歌舞地,古槐疏 萧瑟日多,是纪念中兴功臣郭子仪之做,从题取此诗略近。对照读,则赵诗见白描之工,而 此诗擅用典之妙。 (周啸天) -

  窦牟诗歌鉴赏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。窦牟诗歌鉴赏 奉诚园闻笛 窦牟 曾绝朱缨吐锦茵, 欲披荒草访遗尘。 秋风忽洒西园泪, 满目山阳笛里人。 唐代绝句因入乐关系, 一般以天然为, 不尚用典。 但做的抒情诗时, 恰当的用典, 操纵现成